如果不是统计数据有误

2017-02-28 06:33

上述第一份统计公报发布后,舆论对广东省收费公路去年亏损28.8亿元、平均每天亏损约789万元,也提出了尖锐的质疑,而且质疑主要集中在“运营管理支出”上。收费公路的运营管理支出是指公路管理和收费业务的费用支出,主要包括信息工程费、收费设施设备维护费、人员工资保险、上缴社会统筹、车辆修理燃料费、通讯服务费等,人员工资和“三公”经费也在此科目之内。质疑者认为,2013年广东省收费公路“运营管理支出”为51亿元,去年一下子增加55亿元,增幅超过100%,这无论如何都是很不正常的。而昨天公布的第二份统计公报,主要就是在“运营管理支出”上做了较大调整,一下子减少33亿元,一举实现“扭亏为盈”。这个颇让人意外的变化,与之前的舆论质疑之间,不知是纯属巧合呢,还是有着一定的因果关系?

从善意角度推测,广东省两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出现的亏盈之变,或许真是缘于“统计数据有误”,或许其背后并没有高深的玄机。这些年来,从全国范围内看,收费公路亏损几乎已成惯例,收费公路如果盈利,反倒可能是难得的特例。数据显示,2011年至2013年,全国收费公路亏损额分别为323亿元、566亿元、661亿元(2014年的数据尚未公布),亏损额逐年增大。目前除广东省外,上海、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、山西等省市发布了2014年收费公路统计公报,其中上海市收费公路整体盈余1.76亿元,其他省市均为亏损。正如分析人士所言,亏损对收费公路其实是有利的,公路企业也乐于在年度公报上向公众“哭穷”,因为这样可以给他们延长收费时间、提高收费标准创造更多的理由。这种情况下,如果不是“统计数据有误”,那么对去年广东省收费公路统计公报的“扭亏为盈”,似乎就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。

各地收费公路亏损也好,盈利也罢,目前都难以摆脱政府“借贷修路——收费还贷”的传统模式,这一模式之所以饱受诟病,就在于一些地方大大突破了“还贷”的目的,而将社会公众绑在一个遥遥无期的收费路径之上。据报道,《收费公路管理条例》修正案即将重新公开征求意见,该条例将出现重大调整,将现行收取通行费的“政府还贷公路”模式,转为政府发债修路的“政府债务性公路”模式。这意味着国家将收紧地方筹集公路建设资金的渠道,遏制地方政府的修路冲动,控制地方的债务风险。人们期待着,随着公路建设模式的转变和公路运营管理的透明化改革,收费公路“任性”延期收费甚至无限期收费的“好日子”早日终结。 评论员 潘洪其

广东省交通运输厅昨天再次发布的《2014年广东省收费公路统计公报》显示,2014年度广东省收费公路通行费总收入452 .3亿元,总支出448.4亿元,总计盈利3.9亿元。本月早些时候,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发布过一次去年的收费公路统计公报,当时的数据是,去年全省收费公路总收入452 .3亿元,总支出481.1亿元,总计亏损28.8亿元。前后相距不过20天时间,广东省的收费公路公报就实现了“扭亏为盈”,不免让人疑窦丛生。

“借贷修路——收费还贷”模式之所以饱受诟病,在于将社会公众绑在一个遥遥无期的收费路径之上。随着公路建设模式的转变和公路运营管理的透明化改革,收费公路“任性”延期收费甚至无限期收费的“好日子”终将结束。

对比先后发布的两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,总收入没有变化,总支出的其他各项数据没有大的变化,最大的变化发生在“运营管理支出”一项——第一份公报中的“运营管理支出”为106亿元,第二份公报中这个数字减为72.9元,第一份统计公报上的支出比第二份多了33亿元,去掉这个数字后,第二份统计公报就成功实现了总计3.9亿元的盈利。广东省交通运输厅相关负责人解释说,第一份公报的统计数据有误,以第二份发布的数据为准。一句语焉不详的解释,显然不能打消外界对统计公报数据“变脸”的疑虑。